书包网 > 女生小说 > 高H之女友类 > 章节目录 第 112部分阅读
    裉嵝λ频牧嗔似鹄矗龇旁谝巫由稀?br />

    周总说:别客气,你试试她的奶子,非常有感觉。龙腾

    我伸出手去,按在女孩胸前。这对乳房的触感非常弹手,真和小艾的双乳一样的感觉。但,什么叫别客气?

    好看的txt电子书

    周总拍了拍我,让我把她上身扶起来。我脑中还未及思考,双手就已经将女孩的光背拉到胸前。周总俯过身去,咬上女生的乳头,吸得啧啧有声。女友的双乳一直是我最喜爱的地方,它们圆润而丰满,摸在手里十分舒服。这对本只属于我的奶子,是否真的被含入了面前男人的口中?怀中被我架着双臂,挺起双乳任由这男人舔舐的女生,真的是小艾吗?

    我的手摸上女孩的头套。把它拉下来,一切真相就会大白。我猜测也好,推理也罢,全是枉然。除下头套看清她的容貌,即可揭开谜底。套布虽厚,却已在我手指的拿捏之中。只要手腕用力

    如果怀里的女孩真的是小艾我该如何面对?平日里对我百依百顺,调皮伶俐的女友,现在正被周总分开双腿,用肉棒在她阴户上沾湿了淫水?我看见周总的下体硬直的挺立着,闪闪亮。

    我真的,能够揭开面罩吗?正在我犹豫的时候,只听周总轻哼一声,肉棒已插入女孩的阴户。

    我心爱的女友,你是否正被男友架着肩膀,好方便让另一个男人插入你的下体?我感到一阵心痛和嫉妒,如果这是小艾,那本该只由我进出的温暖穴口,现在已再一次落入别的男人手中。或者,这段时间以来,她已不知被多少男人奸淫了多少回!周总和6总都是喜欢将自己的情妇与别人分享的人,我的小艾,是不是像周总说的那样,已成为别人胯下的玩物,被轮奸过好几次?

    周总觉我的手指正捏在女孩的头套上,伸手作了个停的手势:别拿掉。我喜欢这样蒙住这些淫荡货的头,干她们。

    我的手真就听话的移开。这是在找机会逃避,还是在期待?说实话,现在的我,除了紧张,同时也非常兴奋!

    面前的男人正在大力抽插,撞得我怀里的温香肉体不住颤动。这个女生虽因为长时间被捆住手脚,表现得有些无力,但她显然是清醒的。我却突然现,她直到现在,还没有出过任何声音!

    我的心脏快要跳到负荷的极限,肉棒也胀到疼痛的地步。她不敢出声音?难道是我在场的缘故?如果真是这样,那几乎就可以肯定,现在裸着身子,被蒙着脸迎合奸淫的正是我的女友!

    (4)

    (4)

    已近正午,稀稀落落的人声从楼下传来,然后是踩上阶梯的脚步声,渐行渐远。下班时间,楼里的员工们6续离开这里,不一会,整座办公楼便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像是掉进了另一个世界,这个狭小的区域里,只有我,周总,还有自己的女友小艾。这个女生正被我制在怀里,任由周总的肉棒在她小穴里横冲直突,肆意泄。随着周总冲撞力度的加大,女孩的乳房也由颤动变成了上下摇晃,像是两只受了欺辱和惊吓的兔子。我看在眼里,架着她的双手已忍不住移过去,将这两团饱涨弹手的奶子抓在掌心。

    周总笑了起来:年青人,终于忍不住了吧。用力抓抓看,很好摸的。

    我竟点了点头,手指加力,将这对乳房抓扁,再又松开,像揉面似的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相对封闭的世界中,那些平时不为己知的阴暗念头也相继萌芽。我惊奇的现,自己现在竟完全放弃了要揭开头罩一看究竟的想法,反而觉得,不停去猜测和想像的过程,非常刺激。更何况,这可能是我女友的女生,正在浑身不着寸缕的靠在我怀里,由另一个男人奸淫!

    周总见我有所动作,又说:上班时间,我是你的客户。现在是玩乐时间,放开点,我让你玩,你就玩。不用客气!

    你当然觉得不用客气,这又不是你的女友!甚至——这还不是你的情妇,她只是你从6总那换来的一件玩具而已。你可以把她剥光了从后面插她,再把她按到窗玻璃上让外面的陌生人视奸;可以抓住她的双手,突然打开窗子把她赤裸的上身挤出楼外;可以把她的胴体用几道纱布裹起绑好,关进柜子里,像件货物那样叫几个员工抬进抬出,需要的时候再取出玩用;可以叫另一个男人和你一起玩弄她,像是在炫耀

    但这是我的女友!她被你这样玩来玩去,最后我连她的脸都看不见。还得架住她的身子,让你更方便干她!

    我脑中胡思乱想,直到硬起的肉棒撞到面前的椅背,突如其来的疼痛才令我略微清醒了一些。我已将这女生认定为小艾了?在我的意识当中,已经认为自己的女友,正是怀中被淫弄的玩物?

    周总用力抽插了一会,突然拔出肉棒,深深喘了几口气:不行了,年纪一大,支持不了多久。想以前年轻的时候,经常把女人干得吱哇乱叫,还能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我接道:呵呵,周总现在威力也不小啊,我两只手都被撞麻了。靠,这是什么逻辑?我架着自己的女友让你干,还要奉承你威力不小?

    周总摆摆手:我歇会,你来!这个色中饿鬼,还要缓一缓劲,想要等会提枪再战。

    他把我的女友接过,抱离椅子,双手一松,任女友窈窕圆润的肉体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我一阵心疼,幸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否则这下非摔伤不可。女孩头被罩着,这下毫无心理准备,惊得手足四晃,带着赤裸的身子,给这暧昧的环境又添上几分淫虐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总把会客椅转到身边,舒舒服服的坐下,穿着皮鞋的左脚一伸,正踏在女友被套住的头部。他用脚跟在头罩下嘴唇的位置碾了两下,右脚随即跟进,竟用鞋尖来点压女友的乳头。

    女生布罩下的嘴巴被鞋跟压住,本能的扭头想要避开。周总却毫不客气,左脚微抬等女孩把头转过,再一脚踩下,直直的踏在女生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我定在原地,自己的女友在眼前被轻贱至此,让我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周总的左脚像踩着只皮球一般前后搓动两下,女生像条躺在刀板上的鱼,无力的裸体经受不住来自头部的摇摆,只好随着周总大脚的搓弄来回扭动。一只粉红鲜嫩的乳头,在白晰丰满的乳房上格外显眼,却随着身体的动作一下下撞到周总另一只脚的鞋底上,很快就被蹭得满是泥污。

    他用皮鞋在这具成熟的女体上肆虐了一会,又自语道:这样没什么肉感,还都弄脏了

    我头脑里血气翻涌,看着自己的女友被人如此轻贱,心中怒气上冲。但不知为何,一直没有作。

    周总收回双脚,懒懒的脱掉皮鞋。他伸手朝办公室角落里一指:那有块抹布,给这贱货擦擦。

    免费电子书下载

    我鬼使神差的依命而去,寻着那块布,又折回来给女友擦拭。

    当这块破旧的抹布擦到女生娇嫩的乳房时,我感到一阵兴奋。这平日里备受呵护宠爱的一对宝贝,现在已被鞋底踩得满眼狼藉,又被一块脏破的抹布给擦拭干净!

    刚刚擦完,周总一双脚又迫不及待的贴了上来。这次只隔了层薄薄的袜子,周总哼了一声:这下真是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舒服!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里,一脚踩上女生丰润的乳房,另一脚踏住她平坦可爱的小腹,脚尖还在浓密阴毛的边缘磨擦着这能不舒服吗?

    就连我站在一边,看着这具成熟诱人,本该充满活力的女体被男人用脚踩在地上取乐,圆润乳房的根部任脚跟细细碾磨,一层层乳浪被激得四散而开旁观如我,都已觉得刺激。再加上女生无力的倒在地上,双腿间的阴毛深处,粉嫩的穴口微张,早被大量淫水浸湿。娇美的腿根和小腹正因男人侵犯而抗议似的摆动这简直就是,火爆非常。

    周总享用了一会,见我呆着,便说:别看着,来,把鞋脱了,另一只奶子让你踩踩看。

    让我踩踩看?这本身就是我的,是我平生呵护,而且每周才能享用一次的圣地!

    我无意识的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周总笑了:年青人,不敢玩!怕什么,她又不知你是谁。再说,明天这小妞就要换回去了,你不玩白不玩。

    明天周总和6总间的这轮交换就结束了?她又要回到6总身边?

    周总顿了一会,又说:我知道了,你不习惯这种玩法。也罢,让你把头罩掀开玩吧!

    他对着这女生命令道:淫货,把头罩扯下来。

    把它掀开?让我与女友四目相对,在这种场合下?我该如何应对她的目光,她赤着身子躺在周总的脚下,又该如何面对我?而且,我似乎已沉醉在这种不停的猜测和想像中,甚至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女生听话的把手移到脑后,轻巧的打开绳结。

    这,真的是我的女友吗?面前被称作淫货的女人,真是我的小艾?我的心脏再一次被提到喉咙,在它强烈的搏动声中,我不由自主的喘着气,看着头罩被缓缓拉开,露出一副清秀的脸庞。

    好看的txt电子书

    披肩的长,粉嫩的脖颈。娃娃般可爱的脸盘上,有着秀气的弯眉,清彻的眼瞳,小巧可爱的鼻子和一点樱红的薄唇。她的容貌让我的心脏差点夺胸而出,但终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虽然酷似小艾,但她,毕竟不是我的女友。

    一只塞口球,正卡在她的口中。我这才明白,为何这女生一直没出声音。而低沉的呜咽声,她的喉咙里回荡几圈,又被厚厚的头罩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。是如释重负,还带着千层繁杂的滋味,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的女友我其实真应该高兴,但更重的疑云却压上心头。我的女友没有辞职成功,显是仍受6总之迫。面前这女生所受的情形简直就是小艾的榜样——如果女友真是一直受制于6总的话。

    更有可能,小艾的下场会比眼前的女生更加悲惨。如果一样东西,你追求了几年都不能得手,却在一朝得偿夙愿,是不是会把几年来的欲望都泄出来?

    我眼前再一次出现女孩被踩在地上淫弄的情景,只不过这次,真真切切的就是小艾。我摇了摇头,期望这种景像不会成真。

    各种想法混杂起来,我离开这家公司时,恍若大梦一场。在回去的路上,同车的方工看我满腹心事,还道是自己提供信息太不及时,以致谈判受挫。他以技术员特有的沉默,拍了拍我的肩,便坐我身旁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下午,我刚回公司,就给小艾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艾在电话里显是刻意压低声调:老公,上班时间哎,有什么事吗?不要讲太久哦。

    我问道:为什么要压低声音?

    小艾没好气道:他们都在办公啦!

    我又追问:你没有坚持要辞职?

    小艾似是喘了两口气:没有啦后来我想了想,这样是不是太任性了?我们毕竟有一个稳妥的计划嘛,我太心急了,怕误了以后啦!加上公司又用更多的薪水挽留,我就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会承认她说得对——如果没有那张光盘的话。

    好看的txt电子书

    但现在我已知道,6总曾用光盘胁迫她。拿回了光盘,以小艾的性格,必会坚持辞职。这样重要的过程,她却对我隐瞒。为何要这样?

    我正打算将这事拿出来问,却又听见小艾低低的喘息了几声,说道:主管在看我了啦,不能说了!有什么事回家我给你打电话吧?

    这已是她第二次压抑不住的喘息。声音虽小,但这种喘息却从听筒里清晰的传出,在我耳中回旋,又箭一般冲进大脑。我心里一阵悸动,正要追问,又听到小艾像是用力吸了口气:死人!我刚从楼下拿文件跑上来,气还没喘够你就打电话问这问那,你吃错药啦?说完这些,又突然换了副柔媚的声音:老公乖嘛,回家躺床上等我的电话哦!拜!

    我还要说话,只听嘟的一声,电话断了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小艾这样的反应可说是非常正常。她活泼,可爱,时常用这种重一句,轻一句的语气跟我说话,给我们的电话粥平添了很多滋味。但今天,在听了陈明说出以往的事情,又在周总那见识了他们如何对待交换来的情妇,我已开始捕风捉影,对女友将信将疑。听筒里的那几声喘息,真是如小艾这般解释吗?或者小艾说了那番话,就是特意要解释这几声喘息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</p></td>